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金日成與楊靖宇的戰友情

一業(00/09/08)

 

我國人民將永遠不會忘記楊靖宇在共同的抗日鬥爭中所建樹的豐功偉績。

——金日成

 

  金日成(1912-1994),朝鮮半島上叱吒風雲半個世紀的人民領袖,朝鮮“永遠的主席”。楊靖宇(1905-1940),東北抗日聯軍卓越的領導人,死後腹中只有草根的英雄。兩人都是中國人熟知的人物,但是他們之間的友誼則鮮為人知。

  1910年,隨著“韓日合併”條約的簽署,日本強行吞併了朝鮮。許多不堪忍受殘酷的殖民統治和剝削的朝鮮人逃往中國東北,不甘做亡國奴的朝鮮愛國志士也將反日獨立運動的舞臺移到了中國。1920年,年幼的金日成隨父母移居中國吉林省臨江縣。受父親革命思想的薰陶,少年時代的金日成就立下了不光復祖國誓不回還的遠大志向。他生就一副英俊相貌,眉清目慧,聰穎過人,學習刻苦,博聞強記。1927年至1929年,他在吉林市毓文中學讀書期間,組織青年學生投身革命,進行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和反動軍閥的鬥爭,顯示出出眾的組織領導能力。1929年秋,金日成被捕,囚禁于吉林監獄。在獄中經過反復思考,考慮成熟了以武裝鬥爭為主的關於朝鮮革命的基本路線和方針。1930年5月獲釋後,他離開了吉林市,為籌畫武裝鬥爭而積極奔走于滿洲各地和朝鮮北部。1932年4月25日(4月25日被定為朝鮮建軍節) ,金日成在吉林省安圖縣宣佈反日人民遊擊隊成立。1934年3月,反日人民遊擊隊改組為朝鮮人民革命軍,它就是東北抗日聯軍第二軍的前身。按抗聯編制,金日成歷任營、團、師政委,二、五軍聯合指揮部政委兼葦河部隊司令員,二軍三師師長(1936年,一、二軍合編為第一路軍,番號改為六師)。金日成率領的部隊是朝鮮人民革命軍主力部隊,他們根據朝中抗日聯合軍的性質,在中國東北地區活動就稱為東北抗日聯軍,到朝鮮人多的地方或到朝鮮則根據情況把名稱換為朝鮮人民革命軍進行活動,從而在所到之處都能在朝中兩國人民的愛護中生活和鬥爭。金日成遊擊隊以朝鮮族聚居的東滿為根據地,多次粉碎日偽軍的“討伐”,又聯合中國的救國軍部隊圍攻東甯、羅子溝等城鎮,還兩次遠征北滿,與平南洋(李荊璞)遊擊隊、周保中的五軍和李延祿的四軍協同作戰,聲名大震。“金日成將軍”這一敬稱就這樣產生並傳播開來。

朝鮮人民革命軍指戰員(選自《與世紀同行》第4卷)

  金日成等在東滿組建遊擊隊不久,朝鮮共產主義者李紅光和李東光在南滿的磐石縣也組織了遊擊隊。由於這支遊擊隊是在漢族和滿族占大多數的地區純粹由朝鮮人組建的,所以很難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保護,也難以擴充人員。根據這種情況,中共滿洲省委派遣楊靖宇以省委代表的身份到南滿巡視。1932年12月,楊靖宇將磐石遊擊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二軍南滿遊擊隊。1933年,楊靖宇指揮南滿遊擊隊擊退日偽軍對磐石玻璃河套根據地的四次圍剿,又聯合其他抗日軍攻打呼蘭鎮,擊斃偽團長高錫甲。9月18日,南滿遊擊隊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獨立師,楊靖宇任師長兼政委。10月,楊靖宇率部夜渡輝發江,挺進東邊道,開闢江南遊擊區,建立金川河堮睅琣a。1934年11月7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正式成立,楊靖宇任軍長兼政委。1935年9月,二軍政治部主任李學忠率領的二軍西征隊到達濛江縣那爾轟,與一軍會師,從而打通了東滿與南滿黨組織和兩軍的聯繫。

  1936年初,前往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和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彙報工作並出席了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的中共東滿特委書記、二軍政委魏拯民回到東北。他一路南下,先後向五軍、二軍傳達共產國際七大會議精神和中共代表團的指示,於7月到達一軍河堭K營。在中共南滿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將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改編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楊靖宇當選軍長兼政委後,楊靖宇和魏拯民旋即主持召開中共南滿、東滿及抗聯一軍、二軍幹部聯席會議。會議決定一軍、二軍合編為第一路軍,下轄六個師(一軍轄一、二、三師,二軍轄四、五、六師),楊靖宇任總司令。共同的抗日鬥爭,把楊靖宇和金日成的命運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1936年到1937年,是東北抗日遊擊運動發展壯大的時期,敵人稱為金日成軍的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楊靖宇的部隊,成了在東南滿地區實力壓倒日本帝國主義者的兩大武裝力量。敵人的絕密檔以及報紙和雜誌,常常把金日成的名字和楊靖宇的名字並列在一起。

日本出版物介紹楊靖宇(選自《與世紀同行》第7卷)

  最先向金日成介紹楊靖宇的是中共東滿特委書記童長榮(1934年犧牲)。1931年,童長榮任大連市委書記時聽人講過,撫順煤礦的工人都把楊靖宇當大哥對待,很喜歡他。1936年10月,二師在師長曹國安的帶領下開赴長白縣黑瞎子溝一帶,與金日成率領的六師協同進行了多次大規模戰鬥。曹國安率部駐在六師密營時也向金日成極口稱讚楊靖宇。南滿各部隊曾向朝鮮人民革命軍要了好多人。按照他們的要求,金日成給他們派去了許多精心培養的軍政幹部。楊靖宇通過各種管道對朝鮮同志給予南滿各部隊的真誠幫助表示感謝。金日成也經常托人向楊靖宇問好。這樣,金日成和楊靖宇在共同鬥爭中不斷地加深了友誼。

  1936年5月,楊靖宇在本溪召集師級以上幹部開會。經過討論,楊靖宇做出重大戰略決策:組織部隊西征,以接通與關內抗日武裝力量的聯繫,取得中共中央對東北抗日力量的直接領導。6月,楊靖宇在日偽報紙上見到一條消息:“林匪部隊在熱河一帶活動”,斷定是林彪率軍到了熱河,遂令一師立即出發。[《抗聯第一路軍西征會議遺址》,梁志龍,《遼寧大學學報》1997年第6期]28日,一軍政治部主任宋鐵岩、一師師長程斌、參謀長李敏煥(朝鮮族)率一師主力共四百多人踏上征途。由於抗聯在遼陽、岫岩一帶沒有群眾基礎,補給困難,與追堵敵軍頻繁作戰,西征部隊力量逐漸削弱,被迫折回本溪遊擊區。這次西征,一師遭受嚴重損失,李敏煥犧牲,人員銳減至一百餘人。楊靖宇雖然心情沉重,但並沒有放棄西征的打算,7月河媟|議時,魏拯民傳達了共產國際的熱河遠征計畫,這更堅定了他的決心。11月,楊靖宇在桓仁縣召集三師領導開會,部署第二次西征。會後,三師迅速編成騎兵隊,自興京出發,過清原,越鐵嶺,飲馬遼河。此時,遼河猶未封凍,又無渡船。前有水障後有追兵,加之部隊戰鬥力減弱,為擺脫困境,王仁齋師長率隊返回。回到清原、興京遊擊區時,四百多人的隊伍只剩下百十來人。痛定思痛,楊靖宇對兩次西征作了總結,認為其教訓“是對形勢上的認識不夠,及死板的機械式的領導方式”。[《中華偉男——抗戰中的楊靖宇將軍》,夏國珞著,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5年版]

  對於當時的情況,金日成做了如下的追述:

  史稱熱河遠征的向遼西熱河地區挺進的計畫,我們第一次收到是在1936年春天。魏拯民向與會的朝鮮人民革命軍指揮員和王德泰等東北抗日聯軍各部指揮員,傳達了共產國際的指示:遠征熱河方面的計畫。

  扼要地說,這個計畫要求東北的抗日武裝部隊向遼西熱河方面挺進,配合在“東征抗日、收復失地”的口號下挺進熱河方面的工農紅軍,以協同作戰制止日本侵略軍進攻中國關內。共產國際提出的這一遠征的戰略目的,是北上東征的工農紅軍(後為八路軍)和西征的抗日聯軍部隊在熱河會合,實現中國關內關外抗日鬥爭的一體化,掀起整個抗日運動的新高潮。

  當時,南滿的第一軍、吉東地區的第四軍與第五軍、北滿的第三軍與第六軍等東北的抗日聯軍部隊,以半圓弧形分佈在長春的東部、東南部和東北部。共產國際的戰略意圖,是將這個半圓弧向西推進,對長春形成半圓形包圍,再挺進到熱河一線,與北上的工農紅軍會合,打擊進攻關內的日軍。

  據說,楊靖宇接到這個計畫,非常興奮。他明確地表示要執行這個計畫。本來,楊靖宇一直為實現同關內革命力量的聯繫,做出了極大的努力。南滿遊擊根據地離關內近,建立這種聯繫是十分可能的。

  在我們的努力下,革命組織在鴨綠江沿岸和國內像雨後春筍般地發展起來,數以萬計的革命者在成長。在朝鮮人民革命軍面前擺著用武裝保護這些組織和革命者,並以白頭山地區和西間島為據點,把國內革命推向大高潮的重大任務。在這樣的時候叫我們去參加熱河遠征,我們的心情是怎樣的呢?儘管共產國際強令我們參加遠征,但我一開始就認為這是冒險。

  我們堅持我們提出的朝鮮革命的主體路線,建立了新的白頭山根據地,並同曹國安的第一軍第二師聯合,在西間島一帶進行了多次大規模戰鬥,同時,積極進行了國內大規模進攻作戰。另一方面,我們為彌補由於第一軍參加遠征而出現的南滿部分地區的軍事空白,使挺進遼西熱河的遠征部隊沒有後顧之憂,從後面給了他們一切可能的支援。也就是說,我們取得了一箭雙雕的成果:既堅持貫徹了把武裝鬥爭的烈火擴大到國內去的自主路線,又為執行共產國際的路線創造了有利條件。

  我們認為熱河遠征計畫不夠現實的另一個根據,是它不符合遊擊戰的要求。遊擊隊離開山區向平原地區出擊,這如同魚兒離開水往陸地上跳一樣,是十分危險的行動。東滿、南滿和北滿的地區,是共產主義者很早以前就開闢的地方,有很好的群眾基礎,對地理條件也瞭若指掌。然而,要抗日聯軍部隊離開本來的活動區域,到遼西熱河方面去,要經過敵人集中的要衝和南滿鐵路沿線廣闊的平原地區。在這開闊的平原如果遇到用大炮和坦克等重武器武裝的敵軍,只有輕武器的遊擊隊將會落到什麼樣的處境?打這種仗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是十分清楚的。

  直到那時,我們還沒有完全看穿王明路線的機會主義實質。即使看穿了,也不能正面反對或者公然回避。王明既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又是書記。他所擬定的指令,不是以個人的名義,而是以共產國際的名義下達的。

  我認為,熱河遠征計畫不僅對中國東北地區革命運動的發展不利,而且從朝鮮革命的角度來看,也是非常片面而有害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以慎重的態度加以執行。[金日成回憶錄《與世紀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瀾》第5節《熱河遠征》,朝鮮外文出版社1996年中文版]

1937年秋,金日成(盤腿坐者後)部隊在臨江縣五道溝密營

1937年秋,臨江縣五道溝密營,金日成(中間戴眼鏡站立者)和警衛隊員們在一起(選自《與世紀同行》第6卷)

  1937年春,經過冬季密營整訓的一軍重新活躍起來。七七事變爆發後,出現了全國抗戰的局面。楊靖宇與二軍政委魏拯民約定,來年年初,聚會輯安,共商大計。1937年冬,楊靖宇率軍部自桓仁東移輯安,在輯安老嶺山區建立根據地。1938年5月,南下的魏拯民率部到達老嶺五道溝,與楊靖宇會師,召開軍政幹部聯席會議。楊靖宇提出應與八路軍取得聯繫,魏拯民表示同意。會議決定:從一、二師抽調兵力補充三師,由三師先行西征,一、二師隨後;四、六師和獨立旅繼續在通化地區開展遊擊戰;五師仍在綏寧一帶活動,並負責與吉東、北滿的抗聯各軍聯繫。

  正當各部認真貫徹落實老嶺會議精神的時候,6月29日,被稱為楊靖宇一隻臂膀的一師師長程斌在本溪裹脅部下投敵。一師的瓦解使輯安遊擊區失去了西南的屏障,而程斌又對一軍幹部的活動路徑、各部隊的番號、密營的位置都瞭若指掌,這給一軍造成了嚴重的困難。7月,楊靖宇、魏拯民在老嶺召開緊急會議,取消西征計畫,並採取了防止軍機洩露的改組措施:撤銷一、二軍的番號,在第一路軍總司令部下,部隊編成三個方面軍和一個警衛旅。這次會議還討論了如何加強同戰鬥在中國的朝鮮共產主義者、朝鮮抗日軍隊的團結聯合和協同作戰的問題。楊靖宇再次強調了中朝人民聯合抗日的重要意義,並創作了一首《中朝民眾聯合抗日歌》。9月,楊靖宇率總司令部、警衛旅、少年鐵血隊,共約四、五百人離開輯安,向東北臨江、濛江、樺甸一帶轉移。走一路打一路,楊靖宇率領部隊一次又一次地突破敵人設下的重圍。

  危急存亡之秋,金日成向楊靖宇伸出援助之手。對此,金日成回憶如下:

  程斌的投敵,也給了我們很大的衝擊。為支援瀕臨崩潰的第一軍,我們緊急準備了一批軍火和軍需,派一支部隊繞過濛江縣,經金川、柳河二縣向通化一帶移動。這樣做是為了分散包圍第一軍的敵人兵力,給第一軍創造突圍條件。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在執行遠征計畫 [進攻朝鮮國內] 之前,首先營救出第一軍的戰友,保存東北抗日力量,加深朝中兩國共產主義者和人民通過多年的共同鬥爭結成的戰鬥友誼。

  當時我採取了這樣的措施:派我們的一支分隊故意大搖大擺,邊打邊走,直逼通化,以吸引敵人;我則率領一支小分隊秘密打入國內腹地,加強國內革命鬥爭。

  另一方面,主力部隊轉戰各地,痛殲敵人。其中,留下了最深刻印象的戰鬥之一,是八道江附近的修路工地襲擊戰。八道江駐有日軍、偽滿軍、武警和自衛團等許多兵力。這些敵人,一方面頻頻出動“討伐”活動在臨江地區的人民革命軍,一方面加緊進行自朝鮮江界和中江經由臨江通往滿洲內地的軍用公路和鐵路的鋪設工程。

  我們襲擊通化和臨江之間的一個大工地,轉瞬間消滅了守衛工程的敵人,搗毀了建築工程。

  其後,我們又在八道江、外岔溝和塈繩黎@帶攻擊了敵人,接著進行了撫松縣西崗戰鬥,把敵人吸引到我們這邊來了。

  我們靈活的戰術轉移,使敵人矇頭轉向,找不到朝鮮人民革命軍的行蹤,被拖來拖去,弄得筋疲力盡。這證明我們旨在營救第一軍於困境之中的戰術轉移和一系列的攻勢取得了成功。事後,楊靖宇和魏拯民多次說過,我們在臨江、撫松和濛江一帶發出的槍聲,在扭轉第一軍困難局面方面起到了關鍵作用。[金日成回憶錄《與世紀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瀾》第5節《熱河遠征》,朝鮮外文出版社1996年中文版]

  1938年11月25日,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總司令楊靖宇與朝鮮人民革命軍司令官、抗聯二軍六師師長金日成,兩位神交已久的傳奇式抗日英雄,終於在濛江縣南牌子實現了歷史性的會晤。金日成對楊靖宇的回憶,洋溢著他對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人的深情厚誼:

南牌子會議遺址(選自《與世紀同行》第7卷)

  1938年秋天,在南牌子舉行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東北抗日聯軍軍政幹部會議時,我初次和楊靖宇見了面。南牌子是一個具有深遠意義的地方。

  濛江縣有一片原始地帶,人們管它叫牌子。

  牌子的特點是樹木茂盛,泥沼特別多。

  牌子樹林地帶按方向不同分為東牌子、西牌子和南牌子。1937年冬天,我們進行軍政學習的地方是東牌子附近。同楊靖宇等東北抗日聯軍幹部一道召開重要會議,討論清除熱河遠征後果問題的地方,是南牌子。南牌子這個地方地勢險惡,到處都有眨眼間就把人和馬吞噬掉的泥沼,部隊隱秘地集結起來舉行會議,是再好不過的地方。南牌子會議又名濛江會議,是因為南牌子在濛江縣境內。

  要扭轉革命面臨的困難局面,就要及時制定對付敵人攻勢的新戰術,並採取措施清除左傾冒險主義招致的後果。為此,朝鮮人民革命軍和抗日聯軍第一軍各部隊,決定在南牌子搞一次聚會。

  那時,我急切地等待楊靖宇的到來,因為他的部隊在熱河遠征中遭受了最嚴重的損失,而且他來濛江的路途又非常艱難。楊靖宇也是相逢心切的。

  我們先派了一批人去接楊靖宇的部隊,還為他們充分準備了食宿條件和供他們換用的衣被。

  這是困難時候的相逢,我和楊靖宇都格外激動。

  楊靖宇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眼就吸引了我。

  人值千金,眼值八百。我一看楊靖宇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一個忠厚而熱情的好漢。

  我們烤著篝火交談。他烤暖了身子,突然談起第一軍堛煽舊A同志。他說,第一軍埵陶\多朝鮮人,都是有名的戰將。可是他們沒能都來。他一再痛心地說,失去了許多好同志。

  他為失去那些朝鮮同志那樣難過,使我不得不反過來安慰他了。

  談完了話,我就把楊靖宇一行領到宿營地去。第一軍戰友們看到井然有序的帳篷,都驚歎不已。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為他們搭好的帳篷。

  當我把楊靖宇領到為第一軍幹部準備的指揮部帳篷時,他很激動地說,我早就聽說金司令的部隊好客,但做夢也沒想到在這麼個山溝媟|受到這樣的款待,特別是這個冬天是多麼嚴峻的冬天啊。他這樣說著,卻不肯跨進去。我勸他快進帳篷,好解解幾個月的疲勞,晚上再好好睡一覺。他說,那怎麼行,還沒有向貴部戰友們打招呼,怎麼能先想到休息哪。我聽了心媟Q,確是一個不同一般的人。以前,也有許多友鄰部隊的客人來過,但像楊靖宇這樣,還沒有卸下行裝就先要向我部人員打招呼的人,卻是很少見的。

  我聽了楊靖宇的要求,帶他到了我們部隊駐的密營。我們的密營和第一軍戰友要駐的密營只隔一個山脊。我們部隊全體指戰員接到了我的通知,在密營前列隊迎接了楊靖宇。

  楊司令說:我們多次遠征熱河,各部都遭受了嚴重損失。但貴部毫無損失,保存了力量,這都是因為金司令有主見,領導有方;而我,卻幾乎失去了所有的部下。在遠征熱河的路上,他們一直吃不飽,穿不暖,睡不好,都在半路上倒下去了。一想到他們,我就禁不住流淚。今天要是我能把他們都帶到這堥虒茼h好。說著,便掉下了眼淚。

  我望著他為犧牲的戰士流淚,十分感動。他確實是一個愛兵如子的人。

  我備一席便宴為楊靖宇洗塵。所謂便宴,不過是幾樣乾菜和幾杯水酒而已。他把手槍和挎包解下來放在一邊,說他好久沒有松過皮帶了。同楊靖宇一道來的徐哲[時任第一路軍總部軍醫處長,後任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長、黨中央部長、黨中央檢查委員會委員長,1992年逝世],悄悄地對我耳語說:“這是破例的,楊司令任何時候都軍容嚴整,注意保持軍人的威嚴,今天卻完全打破了常規。”

  雖然是初次見面,楊靖宇卻侃侃而談,講了許多話。我聽到他曾經在工業學校學過紡織印染,不禁十分驚訝。如今的抗聯司令當年卻學紡織印染,這多有意思啊!他說他學紡織印染,是為了給世世代代穿不暖、過著苦日子的中國同胞做漂亮衣服穿。我認為這是階級意識的表現。

  為被壓迫剝削的人民群眾鬧革命的決心,正是從這種階級意識出發的。

  楊靖宇早在十幾歲的學生時代,就對學校當局不公正的措施提出過抗議。只從這一事實,就能說明他是一位剛正不阿、正氣凜然的人。

  楊靖宇來到南牌子時,他的部隊已經所剩無幾。他說,一想起在熱河遠征中受到的損失,就心痛欲裂。

  楊靖宇的部隊不但在遠征中遭受了嚴重損失,而且在從集安[輯安的現名]向濛江轉移的路上,也經歷了千辛萬苦。敵人甚至出動飛機和大炮等重武器,不停地追擊他們,不讓他們有一刻喘息的機會。有時,整個部隊被包圍,只有孤軍苦戰。天上是飛機轟炸掃射,前面是程斌喊話勸降,四面八方的敵人都在猛烈地炮擊,不斷地壓縮包圍圈,真是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楊靖宇說,第一軍堛煽舊A人指戰員特別英勇善戰,他一再讚揚在最激烈的外岔溝戰鬥中英勇奮戰的朴先鋒[第一路軍警衛旅三團團長,1938年10月18日在外岔溝戰鬥中犧牲。朝鮮平壤大城山革命烈士陵園有他的半身銅像]團和朴成哲[時任第一路軍總司令部機槍連指導員,現為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名譽副委員長]的連隊。他說,在外岔溝戰鬥時,他甚至下過殉國的決心。

  在外岔溝突圍中,起了決定性作用的是朴成哲的連隊。朴成哲連隊的敢死隊員冒著生命危險,打開了突破口。朴成哲拯救了楊靖宇的部隊,立下了特殊的功勳。

  楊靖宇說,要是沒有朝鮮人,他的部隊就難以突破重圍,就難免全軍覆沒。要是中朝兩國共產主義者沒有組成抗日聯軍,而是各自行動,他也就不會來南牌子見我了。他對我們把培養的大批朝鮮人幹部派到他的部隊去,表示了由衷的感謝。

  我記得,我們在南牌子開了十幾天的會。

  南牌子會議對熱河遠征的左傾冒險主義的實質及所造成的嚴重後果,進行了尖銳的批判,認真研究了清除其後果的措施。

  會議還就朝鮮人民革命軍針對敵人的大規模攻勢,挺進以白頭山為中心的國境一帶積極進行軍事政治活動的問題,恢復和整頓被破壞的祖國光復會組織,更加積極地開展群眾政治工作的問題和在革命鬥爭中堅持自主立場的問題,進行了討論並作出了決定。

  會議把我們人民革命軍的各部編為方面軍[六師被編為第二方面軍,金日成任指揮,全軍約三百五十人],任命了各部的指揮員,劃分了各部隊的活動區域。

  在南牌子,我們用我們的隊員給楊靖宇和魏拯民組編了新的警衛團,補充了許多人員,任命了指揮員,還給楊靖宇配備了一個傳令兵。通過警衛團的改編,朝中兩國共產主義者的友誼進一步加深了。

  南牌子會議結束後,各部隊向所分擔的作戰地區開拔了。與楊靖宇的離別,跟相逢時一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和他以兩國革命者的名義約定:一定要轉禍為福,成為勝利者時再會。

  可惜,此後我沒能再見到楊靖宇。[金日成回憶錄《與世紀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瀾》第6節《與楊靖宇會晤》,朝鮮外文出版社1996年中文版]

  為消滅被稱為滿洲治安最後之癌的楊靖宇部隊和金日成部隊,儘快結束軍隊對遊擊隊的“討伐”,1939年4月,關東軍司令官下令:“從第一、第二獨立守備隊選拔人員編成挺進隊(兵力約一中隊),努力捕殺楊靖宇、金日成等匪首。”[《昭和十四年度關東軍治安肅正計畫要綱》(關作命第1483號附件),《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檔案資料選編》第4卷《東北“大討伐”》,中央檔案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吉林省社會科學院合編,中華書局1991年版]偽滿治安部隨即作出相應部署,捕殺楊靖宇和金日成的賞金各為一萬元。[《治安部關於捕殺抗聯及抗日軍高中級幹部的賞金規定》(滿作命第13號附件之附表), 轉引出處同上注]10月,由關東軍第二獨立守備隊司令官野副昌德少將統一指揮,總兵力為七萬五千人的空前“大討伐”正式開始。面對敵人布撒的羅網,楊靖宇和魏拯民決定保存實力,儘量避免集團作戰,避免同敵人正面拼消耗,將部隊化整為零,分散遊擊。金日成則決心用大部隊沿著秘密路線,在廣大地區進行迴旋的長期機動作戰來打擊敵人。在這場生與死的拼搏中,楊靖宇壯烈犧牲,金日成倖免於難。作為唯一掙脫血腥“圍剿”,率領第一路軍餘部撤入蘇聯的第一路軍高級幹部,金日成是這樣評述楊靖宇後期軍事活動的:

野副昌德

參加野副討伐的通化省員警討伐隊
(選自《東北“大討伐”》)

  最困難的是過冬準備。要做過冬準備,就要打幾仗。楊靖宇打算以分散活動來對付“大討伐”。他的這一抉擇,當然不能說是違背遊擊戰原則的。然而,軍事情況是千差萬別,千變萬化的。即使是符合原理的戰術,也要根據情況靈活運用,不然就反而會壞事。

  以小部隊分散活動,能比較容易躲避敵人。楊靖宇也許考慮到了這一點,打算靈活地採取“以整化零”和“聚零為整”相配合的戰術打敗敵人,扭轉部隊面臨的困難局面。然而,看樣子在需要根據新的情況把分散的小部隊重新集結成大部隊的時候,沒能這樣做。

  如果在被大敵包圍的情況下只進行分散活動,那麼,當敵人用大部隊進攻時就不容易打敗敵人;如果不能打敗敵人,就勢必遭到追擊。這樣,就會完全陷於被動。在進行分散活動的過程中,碰到敵人大部隊不得不進行遭遇戰時,不利的當然是分散活動的一方。敵人瞭解到楊靖宇的部隊在分散活動,瘋狂地進行包抄和圍殲。加上楊靖宇沒有進行流動作戰,而是紮營過冬,自然就遭到了敵人的集中“討伐”。

  在楊靖宇手下曾當過師長的叛徒程斌,居然當了這次“討伐”隊的急先鋒,這是令人吃驚的。投敵後任通化省員警隊隊長的程斌,於1940年1月與楊靖宇的主力遭遇,在濛江縣西崗激戰了六個小時,2月又同另一支員警隊聯合,再次與楊靖宇的主力交戰。

  1940年2月,楊靖宇在濛江縣一處樹林埵P敵人“討伐隊”作戰時,不幸壯烈犧牲。在同敵人進行最後決戰時,他身邊只有幾個警衛隊員。敵人包圍了他們,連續喊話勸降。楊靖宇兩手各握一支手槍,不斷地向敵人射擊,直打到最後一口氣。

  護衛楊靖宇到最後一刻的,是我們在南牌子派給他的傳令兵李東華。他和楊靖宇一同陣亡。[據中方回憶資料及偽滿檔案,1940年2月18日,朱文范、聶東華犧牲,此後楊靖宇隻身一人與敵周旋。]我們在報紙上看到楊司令陣亡的噩耗,大概是大馬鹿溝戰鬥剛結束的時候。我是在繳獲的報紙上,看到他陣亡的消息的。

  我和楊司令,民族不同,出身也不同,但我想起同他相逢時的種種情景,仍然久久地暗自流淚,好幾天吃不下飯。[金日成回憶錄《與世紀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瀾》第6節《與楊靖宇會晤》,朝鮮外文出版社1996年中文版]

楊靖宇被殺害後的屍體(選自《東北“大討伐”》)

凱旋的金日成和蘇聯人在一起

  金日成與楊靖宇的友情並沒有因為楊靖宇的犧牲而終止。1958年2月23日,楊靖宇殉國十八周年,中國各界代表九千余人在通化市靖宇陵園舉行公祭安葬大會,已經是朝鮮首相的金日成送來了花圈。金日成晚年構想出版一部總結自己一生的鴻篇巨著回憶錄。他生前寫完了《與世紀同行》的前6卷。令人感到無限惋惜的是,他未及寫完,便於1994年7月8日溘然長逝。幸虧他生前親自擬定了回憶錄的總體結構和詳細綱要,留下了大量的遺稿和回憶資料,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才得以編纂出版《與世紀同行》的續編。這樣,金日成對楊靖宇的深切回憶便公之於世了。

  讓我們和朝鮮人民共同努力,繼承傳統,面向未來,把兩國友好合作關係帶入新世紀!

金日成草擬的回憶錄寫作提綱的一部分(選自《與世紀同行》第7卷)

 

【備考】

    據新華網2005年8月30日報導,29日,中國駐朝鮮大使館舉行招待會,邀請朝鮮領導人和曾與中國人民並肩抗戰的朝鮮抗日老戰士共同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

    據朝中社北京2005年9月3日電,當天,胡錦濤主席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正在參加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活動的朝鮮抗日革命戰士代表團團長、朝鮮人民軍次帥金益鉉。

 

    作者說明:本文于2000年首次發表於歷史線上交流網(安徽省池州市中學歷史教師王文藝主頁),後又投稿於人民書城。作者一直在修訂完善這篇文章,引用本文以此網頁為准。

附:共青團中央“民族魂”、“血鑄中華”網站給作者的信(2003年3月5日)

    國際線上(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轉載本文(2003年7月補注出處,8月支付轉載費用)

    經作者授權,《都市文化報》2005年9月8日刊載本文

    追究侵權行為:張席貴《浩氣長存天地間》(《長春晚報》2004年12月10日) 駐馬店經濟資訊網(已於2003年7月刪除) 東北網(已於2003年8月刪除) 風雲閣(已於2004年1月刪除) 美中晚報(已於2004年2月刪除) 歷史回眸

到上級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4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