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一個民族主義者的告白

孫勇進(00/10/05)

    一業注:本文選自清涼茶社。所附我的點評首次發表於環球阿堶論壇。

    於“思想的境界”上拜讀到黃鐘先生《告別民族主義》一文,雄談快論,言議英發,讀之如醍醐灌頂,十分佩服,接下來,勾起一些久郁在心中的話頭,願借此方寶地一白,以就教于高明。

  就在一個月前,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飯,閒談間,無意說起朝鮮半島的局勢,朋友放下手中的杯子,隨口說了一句:“你說,直接把朝鮮並作中國的一個省不就完了麼?”聽了這話,我心中一沉,半晌無言。這位朋友受過很好的高等教育,有較高的藝術修養,平時肯讀書,為人正派,絕不輕狂,但是沒想到,即使是這樣一個朋友,也會以如此輕鬆的口氣說出這樣一句話。
  他一時忘了,我是朝鮮族人。
  作為一個朝鮮族人,讀的卻是中國文學(準確地說是漢民族文學)的博士,研究中國古代文學(準確地說是漢語言古代文學),我能夠很深切地體會到黃鐘先生文中提到的因民族主義的悖論帶來的尷尬。對漢語言的古代文學,我有極深的熱愛,它們讓我深醉不已,我一直把它們當成自己的祖國的文學,也正因為對這偉大古老的文化的深深的熱愛,自己一直對“中國”這兩個字有深深的感情。但是,有的時候,在我於課堂上或慷慨或沉痛地講到文天祥、史可法,講到岳飛,講到一般歷史教科書指定的那些“民族英雄”,當我動情地講過這些人的作品和事蹟後,心中有時會悄然升起一個困惑:這些與我有什麼關係?
  我家是從曾祖父輩自朝鮮半島南部即今韓國那媥E過來的,迄今不過百年,與文天祥抗元,史可法抗清實在是半點邊都沾不上,何況在我幼年時,還時常受到周圍漢族小孩甚至大人歧視性的嘲謔、圍攻。很清楚地記得,上初中時,一個還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怎樣寫一首順口溜辱駡我這個“高麗人”,也很清楚地記得,在我約十五六歲的時候,一次去一個差不多情同手足的哥們的家堙A他的母親也在,是一位文化程度不高但耿直厚道的來自山東的女性,待我一直很好,我們看起了電視,忽然,電視堨X現了有朝鮮族的鏡頭,這時,朋友的母親以毫不掩飾輕蔑的口氣,清晰地說道:
  “高麗棒子!”
  而後,便說了幾句當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麗棒子”。
  又過了幾年,到了九二年,中韓建交,韓國的經濟實力展現在國人的面前,一時學朝語者居然趨之若騖,過去頗受歧視的“高麗棒子”的語言一夜之間身價倍增,真讓我感慨萬分,在那時,我忽然明白了海外華人渴望中國強大的心理。
  民族,當你身上還打有某一民族的標記時,有些東西是無法消除的,有些東西是無法忘記的。
  但無論怎樣,我是中國人。我的曾祖父當年從那遙遠的山川異域遷到中國,在遼寧省桓仁縣組織抗日,後因叛徒出賣,被日軍殺害。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先人的熱血。
  我不是華夏子孫,不是炎黃子孫,但我是中國人。關於中國的一切,它的文化,它的歷史,它的今天與未來,它的政治與經濟,都會令我深深地激動或痛苦。當我教的韓國學生對我說“中國很有希望,將來會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時,我會感到很高興,因為中國是我自己的國家,我和這個韓國學生儘管同一民族,但,是兩個國家的人。
  道理就這麼簡單。

  但是,我又有一些一般的中國人(準確地說是漢民族人)所無法感受到的東西:
  比如,有時我好想尋一尋根,想知道我的先祖在那遙遠的三千里江山的國度堛瑣史,我那些操著另外一種語言的先祖在那堣@代代繁衍生息,都經歷過怎樣的愛恨糾結、人生故事呢?有的時候真的好想知道。
  再比如,當我在報上看到日本攻擊朝鮮是無賴國家時,心底油然而生深深的憤慨,我想當我看到這句話時一定是臉色蒼白,幾百年的歷史,就是日本不斷入侵朝鮮半島屠戮掠奪的歷史,朝鮮人民從來沒有登上日本半島拿走過一粒糧食,憑什麼說朝鮮是無賴民族?
  再比如,我在《南方週末》看到韓朝雙方部分因戰爭失散了五十年的親人相聚的報導時,泫然欲泣,心中默默地祝願,從此會有一個統一和平自強的民族國家屹立於那座半島。朝鮮,幾百年來夾在中國日本兩個國家之間,積貧積弱,靠著堅忍不屈的力量,掙扎著到了今天,終於將開創民族歷史的一個新局面,怎能不讓人高興?
  因為雖然我是一個中國人,但,又是一個朝鮮族人。
  道理就這麼簡單。

  寫到這堙A也許會有人對“幾百年來夾在中國日本兩個國家之間”這句話深表不滿,斥責我的忘恩負義,因為我知道,在太多(漢民族)人的心目堙A中朝關係史就是自古以來中國(漢民族)對朝鮮恩重如山的歷史,但事實是這樣嗎?比如,隋煬帝的大舉入侵,儘管隋煬帝被視作中國歷史上公認的暴君,但我仍聽到一個漢族朋友為隋煬帝帶百萬大軍沒有打下高麗而遺憾,他在遺憾什麼呢?是遺憾他的漢族老祖宗沒有征服高麗從而使他的暴政能夠澤及異域?還有李世民的征討遼東,換一種立場又該怎樣評價?這種自我民族中心主義甚至會影響到對他國歷史的判斷,比如甲午戰爭前朝鮮國內的大臣有親清、親日兩派,說到這一點,也許有很多國人會毫不猶豫地將親清一派視為正直、正義的一派,對親日一派充滿鄙夷,但今天一些韓國學者的研究卻告訴我們,當時親清的一派恰恰是觀念陳舊保守的一派,倒是親日一派,腦中多一些近代觀念,多少有些“進步”的因素。前一段日子我又在“思想的境界”的留言板上,看到一位朋友對“思想的境界”9月25日更新的一篇討論朝鮮戰爭的文章提出異議,認定保持朝鮮半島的分裂狀態最好,強調“朝鮮半島問題是中國根本利益問題之一,即使因此發生第二次朝鮮戰爭也值得”,但不知這位朋友如何看待日本拒絕戰爭道歉一事,並且,如果有哪個日本人不但拒絕討論侵華戰爭問題,而且也強調說“支那問題是日本根本利益問題之一,即使因此發生第二次支那戰爭也值得”,這位朋友又該做何感想,做何評價。
  所以人不能沒有民族情感,但當你思考歷史或現實時,又不能僅僅持一種簡單的民族主義立場,黃鐘先生說得對,民族主義是雙刃劍,當它揮向別人時,固然有便利之處,但也可能反過來傷著自己。如果岳飛抗金是民族英雄,那麼宋軍北伐時頑強抵抗的金軍將領是不是民族英雄?有人會說了,“情況不一樣,是女真族占了自古以來我們就是漢人的領土,所以宋軍北伐是收復失地,不同於入侵”,這話可能也對,但是西藏、青海、新疆、雲南自古以來就是漢人的領土嗎?為什麼在清代當地民族中的一些分子要“收復失地”時便被說成“叛亂”,並對康熙大帝、乾隆皇帝的平叛武功進行讚頌,而對他們殘酷的民族屠殺忽略不計?單以民族主義立場而論,宋代漢人向女真族收復失地和清代藏族、蒙族、回族向女真族收復失地又有何本質不同?還有,為什麼只見歷史教科書讚頌岳飛、文天祥等漢民族英雄,而不見讚揚大遼抗金、大金抗蒙古的民族英雄?這難道沒有一種話語暴力書寫的意味在堶情H說這些,絕不是要翻歷史的變天帳,更不是鼓吹民族分裂,而是想說,民族主義,很多時候經不起理性的追問,它既不能有效地對歷史做出價值判斷,在解決現實問題時也往往捉襟見肘,中國現今民族分裂的危險還在,因此必須有一種更高的理念來加以整合,一個國家對國內各民族是否有凝聚力,並不在於是否能提出一兩個“炎黃子孫”之類的口號,歸根結底,還在於它的經濟是否發達同時又能給公民提供一個開明理性的生存、思想環境,就象今天世界各民族的人都有人削尖了腦袋往美國鑽一樣,還有,文化是否能振興也是個重要因素,便如在下,深受中國古老文化的浸染,心靈深處早已對此產生了深深的認同,早已認定,我是中國人。
  就在上個學期,我這個朝鮮族的教師給一個班學生講公共課--中國古代文學,講《詩經》,《論語》,《莊子》,楚辭,《史記》,陶淵明,唐詩,宋詞……,這個班的學生,全是漢族,而他們所學的專業,是朝語。
  願中國境內各民族能和衷共濟,共同擁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孫勇進 2000.10.5

    (拉拉雜雜地寫下了這些話,和黃先生的大文比,其實毫無新意,但身在局中,對個中三昧頗體會,故而不揣愚陋,一陳淺見,希望諸位博雅君子有以教我。另,不知黃鐘先生為何方高人,在下欽佩之至,方便的話,請將聯繫地址垂示sunlight_knight@263.net

 

一業點評(03/04/15)

    這是篇好文章,面對強勢話語,需要這樣的文章來平衡。

    我就文中個別幾處談點看法。

    一、民族主義(nationalism)是個專有名詞,相對於共產主義等意識形態而言,比如說孫中山、金九、凱末兒(土耳其)是民族主義者。從作者的行文看,是愛民族的意思,而僅據此就稱自己是“民族主義者”是不妥的,因為它和“拿來主義”、“好人主義”等文學形容語言是兩碼事。

    現在西方主流思潮認為民族主義已經過時,提倡建立公民社會。

    二、歷史上有薛仁貴征東,而薛丁山征西、薛剛反唐則是民間傳說,歷史上並無其人。說薛丁山如何攻打“高麗棒子”,可能是記憶有誤。

    三、日本攻擊朝鮮是無賴國家,沒有說朝鮮是無賴民族。日本、美國譴責的是朝鮮政權。

    四、對李朝末期親日派金玉均等人發動甲申政變(1884年)及其推行的改革的評價,我提供一點線索:

    一是金日成在其回憶錄中認為不能簡單給金玉均貼親日派的標籤。

    二是王如繪在其《近代中日關係與朝鮮問題》(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中說,“他們在拒絕中國宗主權的同時,卻投入對朝鮮心懷野心的日本的懷抱,依靠日本的武力,採取暗殺的手段,實現其奪取政權的目的。他們嚴重脫離群眾,力量極為薄弱,不得不和朝鮮的最為守舊的派別結合起來”,因此,“不管政變集團的本意如何”,他們的“14條改革綱領”,“最後只能成為一場賣國政治陰謀的漂亮招牌”。

 

孫勇進給張亞的信(03/09/29)

張亞先生:
    您好!我是《一個民族主義者的告白》的作者孫勇進,我於6月24日曾給您回復了一封郵件,您收到了吧?
    剛才又到貴處去看了一下。見到一業先生對拙文的點評,寫得非常好,是您的手筆嗎?
    對於這一點評,我做一簡單的說明,也上傳上去可以嗎?

   
    承一業先生指教,受教良多,誠謝!一業先生並指出拙文的種種疏誤,說的都很對很好。
    其實這篇東西,在下筆之初,本就不是認真地當一篇文章來做的,而是在“思想的境界”上讀到黃鐘先生的《告別民族主義》(那才真正是一篇好文章,諸君不妨一讀),有了些感想,就敲下來。本是想貼到該網站的留言板上,孰料越寫越長,最後便以文章的形式上傳了過去。因為撰寫過程如此,所以就決定了它是篇很不嚴謹的感想,有著種種疏漏。比如,這標題的“一個民族主義者”的說法,在拙文上載後不久,即有學者龐中英先生來郵件指出,這種說法不符合文中的實際,我其實是個民族超越主義者。確實,用這個標題我並沒有深思熟慮,前面說過,當初一開始本就沒拿它當文章來寫,後來寫著寫著有個文章的“形”了,於是給它擬了個標題,當時擬這標題時心中便知不妥,只是一時疏懶,未再推敲,便這樣上傳了。嚴格說來,我這篇拙文,表達的只是一種民族情懷而已,確實並不是民族主義。一業先生指出這塈琣蛜“民族主義者”的不妥,是十分正確的。對民族主義問題,我這兩年亦頗為關切,也讀過一些相關論述,實際上,我雖有民族情懷,但對民族主義,卻持相當大的保留態度(這一點,在此篇拙文中實即已有流露)。
    至於一業先生指正的第二點,呵呵,並非在下誤記。攻打遼東的是薛仁貴,這個我當然清楚,有本人的《晉頌》一文可證,只是我隱約記得當年我那同學的母親說的是薛丁山,我只是轉述她的話,我這位同學母親沒有文化,所言大概來自評書一類,說錯了,不足為怪。但也不排除,因為相隔時日太久,我確實有可能是誤記。拙文在此句後並無注釋之類,因此這堣@業先生指出史實如何,還是非常必要的,我在此也要表示感謝。
    第三點,日本攻擊朝鮮是無賴民族的問題。我也依稀記得,當年日本實際上攻擊的是北朝鮮政權。但我這堣揚n說一句,日本的攻擊背後,確實讓我感到了一種對整個朝鮮民族的敵意和蔑視。所以當時才在我心堣獉_如此強烈的反彈。也許我的這種敏感並不是全無道理吧?當日本政府還毫無反省誠意時,至少在我個人,對日本人的這種民族仇恨永遠不會忘記。不過說到文章,我的表述確實不準確,一業先生指出這一節,也是必要的。
    第四點,對李朝親日派的評價,呵呵,本人所知便極為有限了,當時寫下那幾句,只是根據一點浮光掠影的閱讀印象。其實本人所論的重心,並不是如何評價李朝末期親日派,而是中國人根據什麼去評價,由此質疑民族主義立場在評判一些歷史問題上可能出現的誤區。
    呵呵,這並不是一篇好文章,上傳到網上後,幾年來卻不斷有朋友發來郵件,疑義相與析,這真是我莫大的幸運與快樂!謹借此一方寶地,向所有的朋友表示感謝!

                                                           
    盼複。
    草此,即頌
秋安!
                           孫勇進

 

張亞給孫勇進的回信(03/09/30)

孫勇進:
    你的允許中朝網延吉站轉載《一個民族主義者的告白》的郵件早已收到,因為我覺得除了向你表示謝意之外,沒有其他實質內容可寫,當時就未回復。在此表示歉意。
    一業是我的筆名。
    對民族主義的質疑,我是數年前從德國出版的《德國》雜誌中文版上接觸到的。當時就覺得人家的思想是正確的、先進的。國內這方面的文章我瞭解到的就是你的《一個民族主義者的告白》以及該文中提及的《告別民族主義》(未讀)。也就是說,在西方已佔據主導地位的思想在中國還很新鮮。由於我是朝鮮迷,自然對你這篇獨有情鐘。
    網路寫作有即時響應的特點,只要主旨嚴密,細節上的疏漏不必苛求。不過我同時強調整理、修訂,不斷完善,特別是對流布較廣的文章,這樣才能收到最好的社會效應。
    我寫的是“說薛丁山如何攻打‘高麗棒子’”,可能是記憶有誤”,並未說你記憶有誤。:)我想大概是你那位同學的母親把《薛仁貴征東》和《薛丁山征西》弄混淆了。
    你前文說的是“當我在報上看到日本攻擊朝鮮是無賴國家時”,後文則變為“憑什麼說朝鮮是無賴民族”,所以我覺得有必要指出來。
    網頁修改後我會通知你。歡迎你提供一些切題的圖片、你的照片。有其他有關朝鮮民族的作品,中朝網也願刊登。

                                                     中朝網站長 張亞

 

【備考】

田科紅(04/12/14):

    我是一個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朝鮮族聚居區長大的漢族女孩。經朋友介紹初次進入此網站,剛進網站竟然看見:‘高麗棒子’的字眼,感覺被人打了一巴掌,我為這個人的行為感到恥辱。

    我們新疆共有49個民族,其中主要有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蒙古族,回族,朝鮮族,滿族。民族信仰也比較多,比如伊斯蘭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我在新疆呆了20幾年,從來沒有聽說別的民族的人這樣侮辱過朝鮮族。相反卻很敬重他們。

    他們是最勤奮刻苦的民族,學習成績很好,很多都是高學歷,特別有藝術天分。他們不會找理由逃避學習功課,語文並不比漢族人學的差,事實卻相反。很多朝鮮族人掌握三種語言。而漢族人卻連漢語都學得很差,只能讀書看報,別說別的語言了。他們回家後不會好吃懶作,會幫父母做家務。他們很懂禮貌,更講禮儀,非常尊敬長輩。這一點和有三千年歷史的維吾爾人相似。漢族人與少數民族交往時,必須先學習禮儀,在新疆這是一門科學。

    朝鮮族在新疆的美稱是:雪山一樣的民族,因為他們永遠都是純潔的,並且千年不化。維吾爾族是玫瑰花一樣的民族,永遠都那麼美麗。這兩大民族和蒙古族都能歌善舞,人人都有一手絕活。朝鮮族長輩從小就對孩子進行美感教育,所以很多孩子都能歌善舞,能畫風景畫,有些還會刺繡。他們是熱情友好的民族,尊重別的民族習慣,別人的宗教信仰,決不會出言不遜。兩百多年前他們就已經遷入新疆了,現在已經是新疆不可缺少的一支民族之花。民歌民謠舞蹈有獨特的風格,與維吾爾族遙相輝映。在2004年的首屆西部民歌大賽上他們已經露臉了。飲食,禮儀,語言,生活習慣都自成體系,早在漢族人進入新疆之前就已經這樣了。雖然新疆沒有長白山桔梗花和人參,但卻有天山天池,雪蓮花,紅花和甘草。在泡菜中他們會加入新疆的這些特產。絕不亞於四川泡菜。雖然我是漢族人,可是我們家天天都不會缺少泡菜的。民族之間並沒有因為彼此的文化差異和生活習慣的差異而排異,文化交流和接納之心隨處可見。

    我是唱著阿堶扣M道拉基,跳著長白鈴鼓長大的,沒有一個朝鮮族同胞對我說:漢族棒子回你的老家去。也沒有一個朝鮮族同胞吝嗇的不教我朝鮮舞蹈,事實上恰恰相反。當我學習維族舞蹈的時候,沒有一個維族老師歧視我,排除我。到朝鮮族家堸筍,他們會很友好的讓客人品嘗泡菜和小鳥蛋粥。在新疆的漢族人都對少數民族有獨特的感情,所謂入鄉隨俗。吃著民族特色的飯,跳著民族舞蹈,穿著民族服裝。在我回老家西安上大學之前,我對漢族文化瞭解甚少,第一年在西安我適應了好久才習慣。在西安吃不上一頓正宗的朝鮮族,回族,維吾爾族的飯。更不要說民族服裝,民族節目。最讓我失望的是沒有民族特色,沒有民族服裝。

    第一年報到時,宿舍有一位家長喊:新疆的來了沒有?我和父親就非常反感,這分明就是地區歧視。在他們眼中,邊疆的民族和人是蠻夷,是貧窮的地方。但是卻相反,新疆是中國有名的民族之鄉,瓜果之鄉,歌舞之鄉,糧食之鄉,棉花之鄉,藥材之鄉,能源之鄉,風景之鄉。新疆擁有全國最豐富的水資源,風資源,鹽資源,金銀煤鐵遍地藏。如果沒有昆侖山,就不會有長江和黃河。去過烏魯木齊的人都會有感而發:這是新疆嗎?因為烏魯木齊是現代化的大都市, 新疆很多城市都是建國以後才重建的,新疆人民的生活水準是比較高的,很多家庭是比較富裕的。吃穿住的條件都高於內地的很多城市,尤其是石油之城克拉瑪依。當邊疆人民都住上了智慧社區和樓中樓的時候,很多內地人民的生活條件卻相當糟糕。烏魯木齊市內的立交橋有六個,到處是高樓聳立,新疆各族人民用60年走完了中原幾千年的路,城市更新非常快,都很保護環境,教育水準和基礎設施建設很受領導人重視。在這一點少數民族的勇氣和膽識是驚人的,怎麼能認為少數民族是卑略的民族呢?在很多方面我覺得他們更優於漢族。

    在很久以前,朝鮮族,維族,回族,滿族,蒙古族,藏族都不屬於古中國。但是一切事情是變化發展的,現在的中國又不是唐朝,更不是宋朝。變化的事物又怎麼能用舊眼光和舊思想看待呢?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尊,中國朝鮮族的確是起源朝鮮半島,但同樣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族。因為他們是在中國的土壤下繁衍的朝鮮族,而不是在朝鮮半島下繁衍的朝鮮族。去過韓國流學的朝鮮族人應該能感覺到同血源不同特質的異同,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最想的是吉林老家,很想回國。他們本身已經融入了中國這個大家庭,怎麼能說他們不是中國人呢?看看中國各個領域,藝術,政治,經濟,教育,娛樂,文化研究不乏傑出的朝鮮族人才,很多人相當優秀,而且博學多才。很多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如果沒有強烈的民族歸屬感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這種話要是出現在新疆,那麼一定會發生民族衝突,免不了流血。長白山是朝鮮族文化的發源地,但是朝鮮民族形成的過程卻是在朝鮮半島完成的,所以朝鮮族民族感情具有雙向性,幾乎每一個新疆朝鮮族人都學過新疆地方史,更學過朝鮮民族史,同樣也熟悉中國歷史。這沒有什麼不能理解的。這一點我也一樣,新疆是我第二故鄉,我很喜歡新疆,但同時我也很喜歡我的老家西安,畢竟我的源頭在那堙F但我卻是地道的新疆人。說這句話是非常傷害民族感情和民族自尊的,如果我是朝鮮族,我會把這當作一種莫大的羞辱莫大的羞辱,反應應當相當強烈。說這話的人本身就打了自己一個巴掌,對自己國家的民族歷史瞭解太少,而且是一個極端的民族分裂主義。這個人應該好好反省,應該向所有的朝鮮族同胞道歉,不要再說這種無聊的噘詞。封筆!

 

說說古代的朝鮮

pond(01/09/25)

    最早當然是神話時代了,至今流傳有檀君建國的傳說。接下來就有中國的信史記載了。武王滅商,紂王的叔叔箕子逃到朝鮮,武王也就做個順水人情把箕子封到那堙C箕氏朝鮮的國祚和周朝一樣長久,直到燕人衛滿來滅掉它,才又轉入衛氏朝鮮時期。然而不久漢武帝就發奮了,兵鋒所指,靡不降服,遂一舉滅掉衛氏朝鮮,於其地設四郡:玄菟、臨屯、樂浪、真番,由北到南把今天的平壤和漢城都包括在媄鉹F。半島南部則一直是土著諸部落佔據著,其中最有名的是“三韓”,即馬韓、辰韓、弁韓三大部落聯盟,分別位於西部、東部和東南部;到後來馬韓中的一個小部落統一馬韓諸部,建立了百濟國,國王姓扶餘,系來自北方(與高句麗有親緣關係);另一弁韓中的小部落則統一了弁韓、辰韓諸部,建立了新羅國,國王姓金,系本地人士;而高句麗本來是在遼東一帶立國,魏晉南北朝時中原大亂,高句麗乘機瘋狂擴張,西逾遼水,東南則越過鴨綠水,經略朝鮮半島北部,後來更索性遷都平壤,與半島南部的百濟、新羅成鼎足之勢。中原統一後,隋唐先後出兵征討高句麗,基本上收復了遼東的失地,高句麗遂決計一心一意在半島上紮根了;這以後,新羅在唐軍支持下滅掉百濟、高句麗,統一半島,進入新羅時代;唐亡新羅亦亡,經過短暫的後三國時期,後高麗重新統一朝鮮半島,建立高麗王朝,約與遼宋金元的時間相當,中間經過了一段元朝征東行省的統治,但為時甚短;元末天下大亂,高麗亦受其殃,1392年,高麗大將李成桂奪取政權,建立了李朝,並請明太祖敕定國號--提供了兩個選項供老朱選擇,老朱對歷史還是有些知識的:“高麗”給人的印象顯然不太好,還是“朝鮮”較聽話的說,於是定國號為“朝鮮”,這個朝代就長了耶,一直到1910年,合併於日本。

 

一笑

一業(01/09/26)

    以欣賞的口吻來述說中國的開疆拓土,對朝鮮的擴張則斥之以“瘋狂”,作者民族主義思想的狹隘和偏頗十分明顯。

 

延吉站首頁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4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