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鮮逛“郵市”

張華英(94/08)

    中朝網注:本文選自河北省集郵協會主辦的《河北集郵》1994年第8期。

    6月初,我隨中國共青團代表團赴朝鮮訪問。作為一個集郵愛好者,去逛郵市,便是一個必須了卻的心願。在朝幾天,活動安排都很緊張,頻頻打聽郵市而不得知。原來朝鮮集郵品全由國家統一定價、銷售,因而也就沒有類似我們的郵市了。幸好在我們下榻的高麗飯店附近有一家集郵門市部,看來郵迷們可一解心頭之憾了。無奈這門市部上午九點開門,下午五時便匆匆打烊,我們無計可施,只能以看櫥窗中的郵票宣傳畫而望梅止渴了。

    一天,我們驅車去板門店,在開城賓館小憩。小賣部有紀念郵票,可能是供寄信用的,因而都不成套。但這些郵票可用人民幣購買,我們不禁大喜過望。由於人民幣無法與朝幣直接兌換,他們賣給我們的郵票價格用人民幣付大都是其票面價格的四倍。

    離開朝鮮的前一天,朝鮮朋友滿足了我們的願望,中午沒有安排其他活動。吃過午飯,我們便急奔那個門市部。門市部占地面積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米,但郵品卻非常豐富。櫃檯裏擺的,牆上鏡框裏掛的,茶几玻璃下壓的都是郵票,竟讓我們一下看花了眼。看看哪種都好,都想要。這裏的郵票對外國人來說只能用兌換券買,在朝鮮一美元可兌2.16個朝幣兌換券,這樣一來,我們實在是囊中羞澀,只好在郵海中尋尋覓覓,精挑細揀了。有一套紀念毛澤東誕辰一百周年的小版張吸引了我們所有人的目光。因為是新票,因而價格不菲,但我們還是下決心每人買了一套。這套票共七張,印在一個版上,整張中間左右分別印著中朝兩國國旗。七張郵票中有開國大典、毛澤東接見金日成、毛澤東與兒子毛岸英、毛澤東與新中國少年兒童在一起等,從各個側面反映了毛主席的一生。特別是毛澤東與毛岸英親切交談的照片是我迄今見到的唯一一張二者在一起的照片,這張照片以前曾在國內發表過。此片無論從人物表情、構圖、光線、畫面給人的啟迪都使人愛不釋手,通過畫面,可以看出老一代革命家對青年一代的殷切期望及融融父子情。方寸之間體現出朝鮮人民對中國人民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熱愛之情。與去年中國發行的紀念毛主席誕辰100周年郵票比,我覺得這套朝鮮票更令人喜愛。

    在這些林林總總的郵票中,動物、植物、國畫、民俗等郵票都受到大家青睞。有一套孔雀票,其中一張是一隻白孔雀,長長的扇形尾拖在綠茵茵的草地上,嫋嫋娜娜的身姿透出無限柔情,真像一位儀態萬方的白衣仙子令人百看不厭。在這些美不勝收的郵票中,乖巧的猴子、憨態可鞠的熊貓,翩翩起舞的蝴蝶、千姿百態的花卉、重彩淡抹的繪畫……真是看不盡,挑不完。這裏賣的郵票大多是蓋銷票,價格比較低。我買的郵票中從七十年代末到去年發行的都有,但價格卻沒因發行時間的早晚受什麼影響。朝鮮很多套票都印在一個小版上,加上設計精美的花邊,顯得很漂亮。我不太瞭解朝鮮郵票在世界上的地位,但從郵票的選題、設計、印刷方面看,大都可稱上乘之作,惹人喜愛,比起我國近兩年發行的郵票要高出一籌。朝鮮集郵看來沒有我國那麼熱,集郵門市部前冷冷清清,如果在我國十幾年前發行的郵票拿出來賣,一定會被一搶而光。是否因為朝鮮郵票還未走向世界,抑或人民的經濟條件使然,不得而知。總之,那天在門市部買郵票的只有我們幾個中國人。服務小姐態度很好,儘管我們一會兒要這個一會兒退那個,兩個小姐還是不厭其煩地滿足了這些“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