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微博 日誌 目錄 飲食 男女 旅遊 影音 集郵 電臺 KPEA 經濟 軍事 民族 歷史 語言 漢字 文學 美術 醫學 輿論 品網 交友 聊天 商城 書店 搜索 來稿 短信 論壇 影集 简体 조선어 日本語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郵箱 鏡像 NNTP FTP eD2k


假面具背後的朝鮮

xuehantao (紅旗下的蛋)
發貼時間:00/06/09


    中朝網注:本文選自中金網(現名和訊網)“財經大家談”,參校首都線上萬維讀者網路的同一文章。 中朝網對文章的文字表達作了修改,[]內是改字。圖片為中朝網所加,西海水閘、高麗參選自朝鮮出版物交流協會1998年售品目錄明太魚(狹鱈)選自FishBase,作者Michael Gjernes, Archipelago Marine Research Ltd.(加拿大)版權所有,《摘蘋果的時候》(1971年)選自《摘蘋果的時候》VCD(大連音像出版社2002年版)《賣花姑娘》(1972年)選自《賣花姑娘》VCD(中影音像出版社2002年版)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十幾年了,最近總在罎子上看到關於朝鮮的見聞,我覺得有必要把她寫出來,因為,我的經歷一般旅遊者是不會看到的,那是假面具後面的朝鮮。
  
  我曾經是一名海員,一名在香港公司(中資)工作的海員,那是1986年夏天,我們船連續去了朝鮮的清津和南浦兩個港口,所見所聞至今令人難忘。

    第一站:清津

    遠處看見城市了,朝鮮我們的“兄弟”,小時侯總認為朝鮮很美,生活很好,但,現在呢……

    這就是清津,一座飄揚著濃濃黑煙、灰濛濛的城市,對了,這是工業化的標誌,起碼,我們在70年代以前也一直這樣認為吧。

    清津,坐落在朝鮮中部,日本海沿岸,往北是羅津。

    1986年4月27日上午9點半到達朝鮮清津,11點,內錨地拋錨,聯檢,抄關。

    拋錨、靠港總是挺麻煩的,正車、倒車來回折騰,駕駛台來電話:機艙漏油啦!我和二車(國內叫“二軌”——大管輪)趕緊跑到船舷,海面飄著大片的“油花”,我們跑上跑下一通亂查,一切正常,見鬼,那來的“油”?回到船舷,“油花”已經沒有了,緊接著,船又開始倒車,在倒車翻起的浪花堙A大片的“油花”又出現了,仔細看,原來海面飄著一層礦粉、煙灰之類的東西,這個城市出產鎂礦砂,我們也是來拉這玩意的,港內、港外還有100多條中國船在等著,都是空船來的,因為,朝鮮要還債,而裝貨過來的很少,只有幾條蘇聯船。

    代理(負責外輪在本國的一切事務的人)上來第一句話就問:你們是拉貨過來嗎?我們回答:沒有。代理臉上充滿失望。

    緊接著,邊防來檢查,把我們叫到餐廳,他們自己下去檢查,只有船上管事(船上職位一種)陪著,不過,只檢查香港人和其他外國人,中國人的房間不查;查房間,在共產黨國家有,而臺灣70年代以前也有;我們在上面也沒有閑著,他們要挨個查體溫!我至今不明白入境檢查為什麼要查體溫?!

    1986年4月28日下午4點5分動車進港,5點40分靠港完畢,完車。

    不過,朝鮮讓人親切的也有,她是唯一一個代理和我們說中國話的外國,而且是東北方言。

    吃過晚飯約5點30分,我們一行在朝鮮代理的陪同下前往清津友誼商店,因為我們是外國人;走過碼頭,一片昏暗,只有幾盞燈,只有高高的掛著金日成的畫像的地方燈火通明。

    落日餘暉下的清津竟然也是一片昏暗,空氣中彌漫著煙塵的味道,污染極其嚴重;記得一個西方人說:北京一個從不抽煙的人的肺,與歐洲一個一天抽一包煙的人的肺是一樣的;那朝鮮的清津呢?豈不是人人都在吸毒?

    坐車來到友誼商店,這是一個大院子,有門衛把首[守],顯然,朝鮮人是進不來的;一直跟的很緊的代理,這時卻突然快步走進大樓,把我們扔在後面,來到大廳代理正在往褲襠媔賮菑@袋東西,見我們已經跟上,趕緊拉平衣服,我們走過去,看到櫃檯內有一隻特大號的塑膠桶,堶掘邞漪O一大袋(化肥口袋那麼大)白糖。

    在朝鮮有海外關係的,生活應該還不錯,因為,在清津的友誼商店,我們看到了幾個衣著、表情絕對不一樣的朝鮮人,估計是從海外回來,正在買電視機,日本三洋電視正在播放山口百慧的告別演唱會的錄像,不對,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三洋電視的包裝盒上寫的是中文,而且是簡化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專用”,看來這玩意是在中國大陸攢的。

    在這塈畯怓搢鴗F自己的影子,沒意思,上街。

    出了院門,來到街上,同行三人。

    你是說,我們為什麼這樣自由?對了,這要解釋一下,在朝鮮,所有外國人堶情A中國海員是最自由的,可以隨便走,其他的,即使是蘇聯人也不行(朝鮮代理說,蘇聯人一見到朝鮮姑娘就往上撲),也就是說,平壤以外,只有兩種人,戴像章的朝鮮人,和不戴像章的中國人。

    為什麼?說來話長,當初,老金決定一旦自己死了,就傳位於小金,並在黨代會上作出決議,參加會的中、蘇代表大為不滿,中、蘇兩國黨和政府開始對朝鮮冷淡關係,後來,中國首先打破僵局,邀請小金到中國訪問,緊接著,趙紫陽回訪朝鮮,其中就有訪問碼頭的活動,朝鮮高興之余,作為回報,決定允許中國海員自由出入。

    反正,我們是走到了街上,而且,沒有朝鮮同志陪同。

    街道很黑,有路燈,但絕對照不到地面,一條大路,左右各有一溜鬼火似的路燈,在這兩溜“鬼火”中間走,肯定是路,旁邊很可能是溝;我真奇怪,即使在中國最差勁的時候,我們也還有在路燈下打牌、下棋的習慣,而朝鮮的路燈竟然象一堆明亮的星星,而在星光下是看不見棋或牌的。當然,在這黑 黢黢的城市堙A絕少行人,不遠處,有一對男女在黑影堭r徊,偶爾,有一抹燈光從樓群中閃過,一個死寂的城市。

    走吧,還是回去吧,一個沒有商店(都下班了),沒有酒吧,沒有電影院的城市,簡直就是對海員的懲罰。

    第二天,1986年4月29日,早晨,陽光燦爛,起碼,太陽這個大“路燈”不歸朝鮮人管,看看陽光下的朝鮮吧,朝鮮,其實應該念zháo[zhāo] xiān,朝日鮮明的意思,據說出自《詩經》。

    上午,這個城市總算有了點生機,稀稀拉拉的幾個人,沒有表情,甚至見到我們連頭都不抬,當然也沒有驚訝,更沒有好奇,一個可怕民族,一個被徹底洗腦的民族,但願在他們麻木的表情堙A還壓抑著熱情。

    我們幾個沿街尋找商店,雜貨店,空空的貨架,有幾件做工粗糙的毛衣,而且是上肢伸開掛在貨架上,顯然是樣子,一些鍋碗之類的日用品,僅此而已;而且,朝鮮的商店的屋頂根本就沒有安裝電燈的設備,一般商店天一黑就關門,不過,理髮店、修手錶的需要燈光的商店,居然屋頂也沒燈,也是,鬼火似的燈泡安在屋頂也起不了什麼作用,所以,這些商店竟然是用臺燈給客人理髮、修手錶。

    百無聊賴的我們,決定去坐朝鮮公共汽車,我們根本沒有朝鮮貨幣,拿著幾張港幣就爬上了汽車,然後很主動的拿出從100元港幣直至1000元港幣的各種紙幣買票,售票小姐搖著頭,一個朝鮮老者,顯然認為小姐搖頭是不買票不能坐車,立即拿出一大張車票,象咱們單位的飯票,開始往下撕,顯然在朝鮮車票也是發的,只是要看級別什麼的;然後,幾個戴著紅領巾的孩子給我們讓座,面對這些瘦弱、蒼白、灰頭土臉的孩子,我們這些膀大腰圓、挺胸凸肚傢伙開始客氣起來,真的,那可是發自內心的客氣,最後那幾排座位一直空著,一到站我們立即逃跑,然後一路伸頭探腦的走回碼頭。

    1986年4月30日零點30分裝貨完畢,共15000噸鎂礦砂,卸貨地點中國南京,白天平倉,下午5點離港起航。

    1986年5月7日到達南京,下午一點靠碼頭,此地位於棲霞山與燕子磯之間,叫新生圩(wéi)。

    1986年5月12日離開南京,傍晚6點20分離開碼頭,下個港口朝鮮清津。

    1986年5月18日下午三點到達清津,傍晚6點30分港外拋錨。

    1986年5月22日上午9點動車進港,10點半靠碼頭,完車。

    1986年5月23日中午11點半裝貨完畢,離開清津,前往上海。

    第二站:南浦

    1986年5月31日早晨7點卸完貨,9點離開碼頭,11點出吳淞口進入長江,下個港口:朝鮮南浦。

    1986年6月2日上午8點到達朝鮮南浦港,港外拋錨。

    1986年6月3日淩晨1點聯檢,5點進港,9點靠港。

    朝鮮人聯檢查體溫的毛病依然沒變,淩晨1點多,把我們迷迷糊糊拽起來體檢,簡直他媽的有病。

    南浦,朝鮮第一大港,進入港口之前需要過一道船閘,估計是為了防南邊的潛艇什麼的,船閘很窄,我們船載重噸是15000,所以到[倒]無所謂,朝鮮人對他們的南浦船閘很是自豪,自稱“世界第一”,進入一個國家的內錨地、港口需要當地引水,所以在朝鮮引水指揮時,我們對他們的吹牛只是聽著,生怕他們不高興在[再]出事,一個同船的北京船員和我說,他們上一條船來這堮氶A朝鮮引水一邊吹著牛,一邊就把船和船閘來了次“親密接觸”,他們那條船載重噸是45000,對於南浦的小船閘來說是太寬了;他們船長是香港人,該退休了,差不多是最後一航次了,結果出事了,氣的老頭直掉眼淚,拿出一大堆全世界各地的船閘照片,也顧不上禮節了,沖著朝鮮人大發其火,你們這是什麼世界第一?看看人家的船閘,哪個不比你們好?!

西海水閘

    不過我們還是很平靜的進入了南浦,我們將在此地裝12000噸水泥,貨主說,朝鮮水泥必須經常澆水,不然就完蛋,所以最好是修碼頭用,常年泡在水埵繾p能好點。

    南浦,顯然比清津大多了,市面也熱鬧的多,海員俱樂部(友誼商店加餐館,我們也是如此)在港口內,中國海員來了按規矩朝鮮方面招待我們吃一頓飯,香港佬也沾光一起撮了一頓,不過,飯菜卻極差,幾條“明太魚”,一瓶啤酒,“明太魚”是一種鱭魚般大小的魚幹,長相、顏色、口味、硬度都象木頭,而朝鮮啤酒很苦,招待會上朝鮮同志說,我們可以帶你們去參觀平壤,但需要每人交25美金,因為你們都在資本主義的船上幹活嗎[嘛];結果我們一致決定:不去!

明太魚(狹鱈)

    此地我們依然可以上街,每天成幫結夥的出去亂逛,所有商店、學校以及一切開門而沒有站崗的地方,我發覺我們象驅蟲劑,走到那,那奡N安靜了。一次,我們實在沒地方去了,看到一所學校,操場上有不少人在打籃球,我們決定和他們來場友誼賽,結果,我們一走進學校,本來熱鬧的操場,立刻安靜了下來,一個人都沒了,莫名其妙的我們在操場上大呼小叫了一番,只好撤退。

    走出港口不遠,有一個專門給朝鮮有“海外關係”的人供應外匯商品的商店,堶悼是中國貨,文具、餅乾等;不過,南浦這地方有好東西,海員俱樂部堙A有正宗的高麗參買,因為高麗參在北朝鮮開城附近出的才是正宗,朝鮮人當時顯然還沒有意識到中國已經變了,只以為中國依然和他們一樣的窮,當我們去買高麗參的時候,居然不願意拿,結果,一個福建佬怒吼著拿出幾張1000元的港幣揮舞著;第二天,海員俱樂部堸茷~全都加上了中文標籤,其中還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報紙包,上面寫著“熊膽,2000朝鮮元”;當然,我們也沒有讓他們失望,60支、80支(只一斤有多少只高麗參,按中國老稱的一斤,大概是600多克)的高麗參買了許多,第二天晚上,朝鮮人就背了許多高麗參、鮑魚幹上船推銷,自然又是一番大豐收,誰說朝鮮人不會做買賣?這些常年接觸“老外”的朝鮮人,還是很有經濟頭腦的嘛;而我不光買了幾盒高麗參,還發現中國茅臺酒便宜,因為國內當時已經漲到200多元人民幣一瓶,而朝鮮還是折合人民幣30多元,哈哈,我一氣買了6瓶。

高麗參

    閑來和朝鮮代理聊天,此人一口吉林方言,我們懷疑是志願軍留下的,我們對朝鮮市面上居然看不到任何電器、傢俱的日用大件商品頗不理解,他告訴我們,那些都是分配供應,哎,我似乎看到了我們的影子。

    在此地,我們第一次看到朝鮮電視,彩色的,而且看到了朝鮮第一部電視劇,9集,講金日成在中國東北感化土匪的事,整部片子哭天抹淚的,沒什麼意思,而第二天再打開電視,居然一點影像都沒有,正在奇怪,那個吉林口音的朝鮮代理,非常不好意思的說:我們的電視是隔天才有,原來如此;後來我們去俱樂部看朝鮮電影,5美金一次,船上有個朝鮮族同胞,交涉一番後,說:只有《賣花姑娘》、《摘蘋果的時候》兩部片子;這?這還是我小時候看過的朝鮮電影,怎麼如今還是她?只好不看。

《摘蘋果的時候》(1971年)

《賣花姑娘》(1972年)

    朝鮮去的多了,你會發現,朝鮮大街上很少看到青壯年男子,就連我們船邊看舷梯的都是一個半大孩子,真的,那還是一個沒有槍高的小男孩兒,碼頭堣ㄝ禸ㄗ麈萵^的,都是些大姑娘,哇,有一個很漂亮,我們總想過去搭話,香港人警告我們:她會開槍的!

    後來,船上一個東北人說,他看過一本畫報,上面有一張照片,金日成坐在中間,旁邊站著幾個女人,下面介紹寫:金日成首相及其夫人;後來,我們問朝鮮代理,朝鮮是不是可以一夫多妻?回答說,也不是一夫多妻,只是一個單位堙A那些不漂亮的姑娘會默默的幫助其他漂亮的姑娘……我們再讓他解釋,他封口不談了。

    1986年6月15日淩晨完貨,6點25分動車離港,7點30分拋錨,完車。11點45分動車開航,下午2點過船閘,卸貨港:中國廈門。

    如果說,1982年我第一次到蘇聯時,只是隱隱約約的覺得他們還不如我們,而這一次,我只是覺得:“可怕!”因為,那是我們的過去。

    如果,一個人,為一己之私利而統治一個國家;如果,一個國家,為一人之私利而運轉;那,真的很可怕!

    自從朝鮮歸來,我不再埋怨我們的政府,因為她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不,是曾經錯了,而現在她在改正錯誤,這,就夠了。

 

【備考】

"假面背後的朝鮮"一文令人作嘔

江蘇的人(01/07/27)

    面對被西方世界全面封鎖的朝鮮,面對被所謂"國際輿論"百般醜化的朝鮮,面對站在中國身前替代我們直接承受美國巨大軍事壓力的朝鮮,我們有什麼資格用輕浮的口吻去嘲笑他們?我們又有什麼資格顯得居高臨下惺惺作態?是的,他們現在貧窮,但卻不缺乏骨氣,他們面對強敵,卻剛烈頑強,不象某些中國人,習慣于向窮鄰居賣富,而向富鄰居賣淫,讓人不恥!

到上級


朝鮮迷工作室 站長 版權所有 説明 留言 友情連結 廣告
Copyright Help ©2001-2014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越網 中日網 捉錯錄 張青山文集 淘寶網 學易網 數碼沖印

Google
Baidu